欢迎光临菏泽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数据

山东沂星新能源汽车沉浮录离奇股权争夺战

2018-09-18 02:27: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山东沂星新能源汽车沉浮录:离奇股权争夺战

随着新能源车产业的崛起,以及地方政府采购市场的诱惑,山东沂星这家濒临倒闭的国有客车制造公司身价倍增。各路人马粉墨登场,对其展开股权争夺。四年间,山东沂星五易其主,至今仍在资本与权力的漩涡中沉浮。

据南方周末7月29道,”我代表单位向你道歉!”2013年7月16日下午6点左右,李肖霖律师接到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法院一位审判长的,原定第二天上午10点开庭审理的贾秉成涉嫌挪用资金、虚假出资一案,临时取消开庭。

对方表示,原定的开庭日期已经通知不能随便更改,但这是上级领导开会决定的,自己也是刚刚才接到通知。

现年40岁的贾秉成是来自内蒙古的一位投资者。四年前,这位做农副产品贸易起家的内蒙古商人,一脚跨进了新能源车领域。

2009年,贾秉成发起的一桩收购案使他的命运与山东临沂市绑在了一起————临沂市政府当时将山东沂星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沂星)的100%国有股权挂牌出售,贾秉成以6.89万元的承债价格拿下。山东沂星当时资不抵债,除去资产,尚欠债务近4000万元。

这是一桩皆大欢喜的交易。临沂市政府甩掉了一个”正在融化的冰棒”,却获得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新兴产业所带来的好处;贾秉成以最小的代价买到了政府允诺的地方市场,为他野心勃勃的未来上市之路奠定了一个重要基础。

但蜜月仅仅持续了两年就宣告结束。贾秉成迅速从地方政府的座上宾变成了阶下囚。2011年末,贾秉成因涉嫌挪用资金、虚假出资,被临沂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贾秉成所拥有的山东沂星100%股权,也因为一系列的变故,而成了击鼓传花的对象。2013年6月22日,武汉东湖产业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湖基金)宣布整体收购山东沂星,成为其四年内第五任大股东。

而贾案延宕至今,始终未能作出一审判决,第四次开庭又宣告临时取消。在这四年间,围绕着山东沂星的股权,究竟发生了哪些故事?

[page]

转战新能源车

囿于高昂的定价,刚刚勃兴的新能源车企业难以赢得私人消费者的青睐,只能寄望于政府和国企采购。地方政府常常以本地市场为诱饵,来换取外来资本投资发展本地的新能源车产业。当贾秉成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发现了山东沂星这家待价而沽的国有汽车制造公司。

贾秉成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据贾秉成的一个姐姐说,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人,贾秉成排行老三,小名仨儿。

在起诉书上,贾秉成的学历是初中文化。但在贾对外宣传的材料上,写有”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贾秉成原来一直在内蒙古从事农副产品生意,主要销售瓜子、玉米、小麦、化肥等。生意做得不错,他开始有了多元化的想法。2005年,他和妻子共同出资3000万元投资成立了内蒙古恒德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虽然后来这家公司转手他人,但其涉嫌虚假出资的问题为贾日后被抓埋下了伏笔。

三年后,贾秉成看中了新能源车领域的商机。那一年,电动汽车在奥运会期间走上了北京街头;股神巴菲特也购入了比亚迪汽车10%的股票。电动车市场一片喧嚣。

转向一开始贾秉成就做了一笔好买卖。警方笔录显示,2008年到2009年间,他仅以500万元就从北京德秋宏投资有限公司李长德手中,买下了广州新美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新美景)的两家控股公司————香港新美景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新美景)和香港巨鹰巴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鹰巴士)。2009年9月28日,贾秉成控制下的泰安市金龙住房置业担保有限公司又以人民币1元在广州产权交易所拍得广州市第二公共汽车公司占广州新美景10.2%的合作权益。

广州新美景前身是成立于1993年的穗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最早是由广州市第二公共汽车公司与香港新美景汽车制造(集团)有限公司合资设立,引进英国亚历山大客车制造技术,生产巨鹰牌豪华客车。虽然尚未获得电动车生产牌照,但该公司已经拥有了电动车生产技术————2008年12月之后,接连推出一款全铝车身的油电混合动力双层客车和一款纯电动双层客车。

但贾秉成在获得广州新美景控制权之后才发现,广州新美景无法在市场上与同城对手广汽相匹敌。广汽乘用车公司生产的混合动力公交车,获得了不少当地公交公司的订单。

在中国,囿于高昂的定价,刚刚勃兴的新能源车难以赢得私人消费者的青睐,只能寄望于政府和国企采购。地方政府显然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常常以地方保护下的市场为诱饵,来换取外来资本投资发展本地的新能源车产业。

当贾秉成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发现了山东沂星这家待价而沽的国有汽车制造公司。他从工信部查到,山东沂星有9座以上客车生产资质。更重要的是,这是山东临沂唯一一家客车制造企业。

短暂的”蜜月期”

山东沂星下线试运行当天,临沂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定购了30台车。截至目前,山东沂星总共不到300辆的销量中,就有145辆来自临沂市公共交通总公司。

山东沂星的前身,叫做山东中通飞燕汽车有限公司,是临沂运输集团旗下的一家汽车改装厂。类似这样的汽车改装厂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它们都有客车生产资质,但并未形成生产规模,多数都难逃倒闭、破产的命运。

在2010年11月的世界纯电动车大会期间,山东沂星的电动车行驶在深圳的大街

山东沂星的日子也不好过,负债过亿元,以至于不得不廉价出售,挂牌出售价格是6.89万元。贾秉成在警方笔录中称,这一定价是因为当时有一名职工去世,需要支付6.89万元的抚恤金。

在挂牌之前,贾秉成代表广州新美景与当时山东沂星的所有人临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山东沂星电动汽车项目投资重组框架协议》。随后,山东沂星挂牌公告中对受让方技术条件的要求,几乎是为广州新美景量身定制。

在为期20天的挂牌公示期内,也只有广州新美景一家报名。2009年10月27日,广州新美景以底价6.89万元收购了山东沂星100%股权,除了承担其所有债权债务,还接受安置其全部在册123名职工。

仅仅不到两个月,贾秉成就在英国亚历山大客车厂亚裔专家唐盛朗、北京科技大学退休教授余达太的帮助下,借助广州新美景的配件,造出了沂星电动客车。

2009年12月19日,山东沂星下线试运行。当天,临沂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定购了30台车。截至目前,山东沂星总共不到300辆的销量中,就有145辆来自临沂市公共交通总公司。这些浅蓝色的大巴车,如今在临沂街头很常见。

沂星获得纯电动客车生产资质却是迟至2010年8月1日。此前,贾秉成还以个人名义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16项有关电动车技术的专利,其中10项通过。

美中不足的是,临沂市一直未能入围四部委发起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十城千辆”工程,拿不到来自中央财政的购车补贴。但临沂市政府创造性地拿出了所谓的”临沂模式”,即由临沂市政府筹资购买沂星电动汽车,交由公交公司替代燃油公交车运营,并对供电公司建设充电设施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以此带动当地电动车产业。

企业拿得出像样的产品,再加上政府的支持,山东沂星从”包袱”变成了”名片”,成为造访临沂市政府的客人们必去参观的一站。当时的临沂市副市长甚至在山东沂星有专门的办公室,用于指导工作。

作为”功臣”的贾秉成,也有了第二张身份证,成为临沂市民。但受到如此优待的贾秉成却并不满足,他在2010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已经在A股市场找到一个干净的壳,希望将沂星电动汽车的资源装入这一壳中上市。”

为了上市,必须挖掘更多市场。河南成为贾秉成的下一个目标。

[page]

扩张陷阱

贾秉成在临沂尚未站稳,便四处扩张,显然没有考虑到山东临沂市政府的感受。更何况,贾秉成在收购山东沂星之后,并没有全部兑现其对政府的承诺。除了临沂市政府日益加剧的不满,河南新美景又因汽车生产资质问题陷入停顿。

河南平顶山市的一个开发商成了贾秉成进军河南市场的引路人。

2010年5月,在广州新美景、山东沂星的技术顾问余达太的引荐下,贾秉成与比自己小一岁的张孝阳相识。张既是地产开发商,也是汽车零配件生产商。

当年5月15日,在河南襄城县县长、县委书记等人见证下,张孝阳和贾秉成分别代表金润新动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润新动力)和广州新美景,签订合作意向书,计划成立”河南新美景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年产5000辆客车生产项目。

金润新动力是由张孝阳、余达太2009年共同投资设立的新能源汽车及零配件研发制造公司。

对贾秉成来说,这次合作非常划算。在新成立的河南新美景公司,占股49%的金润新动力提供土地、厂房和设备,而广州新美景只需提供9座以上客车生产资质和生产技术即占51%的股份。同时,贾秉成还因此在地方政府照顾下,获得本地的市场。

双方在合作意向书里约定

山东沂星新能源汽车沉浮录离奇股权争夺战

,广州新美景迁至河南襄城县产业聚集区;金润新动力在6个月内完成6万平方米厂房建设并交付使用。

到了当年10月份,贾秉成又与四川乐山天龙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签署框架协议,计划投资20亿元,打造西部最大纯电动客车产业基地,但后来不了了之。

不过,这家新公司最后并未成立。但蹊跷的是,当年11月,广州新美景如约迁址河南襄城县,更名为”河南新美景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新美景),并在余、张的要求下,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张孝阳,同时还委任他为董事长,以方便在当地开展工作。这一身份,后来确实给张孝阳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给后来的一系列离奇争端埋下伏笔。

广州新美景的实际控制人贾秉成为什么会同意这一变化,他与张孝阳之间是否就此有过怎样的约定,外界不得而知。

有了山东临沂和河南襄城的市场,贾秉成此时显得志得意满。2010年11月,在深圳举行的第25届世界电动车大会上,山东沂星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和丰田、大众汽车并列大会钻石赞助商,贾秉成与比亚迪汽车董事长王传福一起,作为仅有的两个副主席并坐主席台。

但贾秉成在临沂尚未站稳,便四处扩张,显然没有考虑到山东临沂市政府的感受。更何况,贾秉成在收购山东沂星之后,并没有全部兑现其对政府的承诺。

贾秉成在后来的警方询问笔录中承认,广州新美景和临沂市发展投资公司签署的《山东沂星电动汽车项目投资重组框架协议》约定:在产权摘牌或沂星汽车公司取得《国家新能源汽车准入目录》之日起的两者之中最后一个日期开始的第一年内投资5000万元;三到五年投资1.6亿元。一年内实现在临沂对外销售不少于500辆,第二年度在临沂不低于1000辆。

在山东沂星总经理于振声的警方笔录中,这份协议约定2011年8月要投资2亿元,第一年卖1000辆车,第二年卖2000辆车。而山东沂星第一年所售客车不足300辆,贾秉成所承诺的投资也迟迟不能到位。

事实上,四处扩张之际,贾秉成不免囊中匮乏。他也在寻找新的投资人加入进来。当年卖广州新美景给他的李长德,2011年年初回头投资山东沂星,约定以1亿元占未来上市公司10%股权,第一期到账3000万元。

另一家北京安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也有意向投资2亿元。但其执行董事王世渝对南方周末作者表示,他后来因为不看好贾秉成其人,而放弃了投资。在他眼里,贾秉成是个”充满激情,但难以兑现承诺的人”。

除了临沂政府日益加剧的不满,河南新美景方面又因汽车生产资质问题陷入停顿。贾秉成此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page]

两面夹击

在山东和河南两地,争夺沂星控制权的行动都在悄悄进行。

2011年6月的一天,临沂市政府领导人找贾秉成谈话,抛出一个”四三二一”计划,政府拟引进上海铭源公司、北京福田公司入股山东沂星40%,北京科技大学余达太教授占30%,贾秉成占20%,市政府占10%。

显然,山东沂星做大之后,临沂市政府不仅担心贾秉成转移沂星至河南,也希望自己多一点股份和控制力。

贾秉成没有答应,但不敢直接拒绝,而是选择了逃避。从此,他很少出现在临沂,以免被市政府请去谈话。他不知道的是,另一场争夺山东沂星控股公司控股权的行动也在河南悄悄进行。

虽然广州新美景已经迁至河南襄城县,法定代表人也变为了张孝阳,但其和金润新动力约定的合资公司却最终没有成立。贾秉成称在将广州新美景迁往河南后,发现张孝阳许诺投入的800亩土地和厂房当时处于抵押状态,并不能用于出资。而在后来临沂警方询问张孝阳的笔录上,张指责贾秉成”没有把广州新美景的生产资质办好”。

作者在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没有发现河南新美景的名字。

工信部产业司一位负责人透露,原本进入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目录的企业,在工商注册地及工厂搬迁之后,要重新做准入审查,只有审查通过才能重新拿到资质。

就在广州新美景和金润新动力签署合作意向的四个月后,中国国务院将新能源汽车列入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之一,有意增加中央财政投入,同时推进私人购买新能源车补贴试点。各地政府都迫不及待地上马相关项目,展开招商引资。

事实上,顾不上合资公司尚未正式成立,2011年元旦,河南新美景举行了首批20辆中文牌纯电动客车下线仪式,在金润新动力位于襄城县产业聚集区的工厂内正式投产,号称是当时国内最大的纯电动客车制造基地。河南省和许昌市相关领导出席了仪式。

河南新美景也成为河南重点项目,在2012年2月末发布的《河南省工业转型升级”十二五”规划》中,点名指出要以郑州宇通、河南少林、河南新美景整车企业为龙头,重点发展纯电动客车及公交车。

这桩不清不楚的合作变得骑虎难下。张孝阳与贾秉成的冲突,随后终于以一纸离奇的支付令揭幕了。

2011年6月11日,一家名为襄城金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襄城金达)向襄城县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称河南新美景应支付为其垫付工资和材料费的3000万元。

申请人襄城金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签名是赵潦。但在这家公司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中,襄城金达的法定代表人在2011年3月已变更为张孝阳,而且是该公司的唯一股东。

张孝阳同时也是河南新美景的法定代表人。这其实成了一场张孝阳告张孝阳的游戏。最后,两家公司在2011年8月签署”和解协议”,河南新美景自愿将山东沂星100%的股权(广州新美景持有山东沂星,更名为河南新美景之后,依然持有这部分股权)以1500万元抵偿给襄城金达。

2011年7月19日,襄城县人民法院下达支付令,一个月后又发出执行裁定书,凭着这份裁定书,张孝阳不声不响地成为了山东沂星的主人。

2011年8月25日,山东沂星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100%的股权从河南新美景变成了襄城金达。这一天,河南新美景派驻山东沂星的法定代表人、高管被赶出公司。

互相报案

”山东沂星这个案例前前后后的戏剧性故事,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贾秉成此时不得不全力以赴,欲拿回山东沂星的股权。

2011年7月19日,贾所控制的持有河南新美景100%股权的三家股东(巨鹰巴士、香港新美景、泰安金龙)召开临时股东会;当年7月22日在《许昌》刊登声明称河南新美景营业执照和印章作废;8月20日在《法制》刊登公告免去张孝阳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并委任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但股东们的决定,在许昌市工商局受阻。目前,河南新美景工商资料中,张孝阳仍然是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

接下来,河南新美景的三家股东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和襄城县人民法院提出异议。2011年9月26日,襄城县人民法院将山东沂星100%的股权冻结,冻结期限为6个月。11月26日,襄城县法院作出裁定,纠正了上一次的支付令,要求对山东沂星股权(进行)执行回转。

贾秉成眼看着就要拿回股权,但山东临沂市工商局却拒不执行法院的冻结令和回转令。为此,2012年10月17日,襄城县人民法院对临沂市工商局做出罚款30万元的决定。

就在这段时间内,掌握在张孝阳手中的山东沂星的股权已经易主,转给了临沂当地一家国有汽车经销商。

2011年11月2日,张孝阳与临沂富华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富华)签订增资扩股协议,约定将山东沂星注册资本由原来的3000万元变更为1亿元,使临沂富华成为山东沂星的大股东,占股70%;11月24日,他将持有山东沂星30%股份的襄城金达以4000万价格卖给了临沂康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康达)和崔绍伟,其中临沂康达出资3200万,受让股权80%,崔绍伟出资800万,受让股权20%。

在襄城县法院的回转令下达前两天,11月24日,山东沂星再次增资到3亿元,其中临沂富华出资2.7亿元,持有山东沂星90%的股权。

临沂富华和临沂康达都属于山东远通汽车销售集团(以下简称远通集团)。也就是说,远通集团成为山东沂星的实际控制人。远通集团是临沂当地一家国有汽车经销商集团。

2011年12月8日,贾秉成涉嫌挪用资金、虚假出资,被警方拘捕。

此前,河南新美景的三家股东也针对张孝阳报了案。2011年11月9日,张孝阳以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可许昌市人民检察院却认为他是”采用非法方法拿回自己的投资”,不予批捕。

临沂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委托会计事务所对山东沂星的审计显示,2009年12月-2011年7月间,贾秉成通过关联公司和个人进入山东沂星的资金有1.23亿元。公诉机关同时指出,贾秉成从山东沂星转出去资金约1.5亿元,两者相差约2743万元。

在贾案的代理律师李肖霖看来,在河南新美景100%控股山东沂星期间,贾秉成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公司资金的调动不属于挪用;如果不承认贾秉成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则贾秉成不能作为犯罪主体,因为贾秉成在公司并不担任职务,也就当然不可能利用职务便利挪用。

此后,贾案开庭三次仍无法作出一审判决。而山东沂星的股权仍在继续流转,2013年6月22日,来自武汉的东湖产业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湖基金)整体收购山东沂星暨建设临沂电动汽车产业园项目,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签约仪式。

除了接手山东沂星,东湖基金还将和山东省临沂高新区建设产值超过500亿元的电动汽车产业园。东湖基金的主要发起人,是武汉经济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大型国有投资公司。

北京安控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世渝是国内资深投资者,他表示,政府想引进投资人,可以把国有资产低价出售,甚至不要钱,只要你能帮我把事情做成;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往往又翻老底子,说你违规,把你搞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山东沂星这个案例前前后后的戏剧性故事,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